幻月书院 > 仙侠小说 > 唐侠 > 第四章 又见故人来

第四章 又见故人来

最新小说: 洪荒:重生多宝,开局劝通天分家神豪从拒绝渣女复合开始斗罗:这一世,谁敢动我女皇陛下和离后,跟着莽汉去逃荒种田退婚后,太子他忽然对我图谋不轨大秦:从给秦始皇安排系统开始柯南之柯学模拟器九个哥哥甜宠小锦鲤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撒娇弃妃最好命

本站被攻击,老网址经常会打不开,大家记得重新在浏览器收藏新网址:www.huanyue1234.com
    ,唐侠

    李秉和日麦出城时,已至晚膳时分。非派着人送来东海舆图,李秉也收拾齐备,跟一家人告别。

    他倒没有跟彩姨明说要去东海,只是说要出趟远门,有些事情解决,大概要一两月就回来。

    彩姨娘还想留李秉,毕竟现在李僙走了,自己得照顾一家老小,她再三劝阻李秉,不如到次日再出发,毕竟已经是日暮时分。

    李秉只道:“时间紧迫,容不得耽搁。”

    彩姨娘一听,又觉得路上怕是有危险,非得让李秉带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王府自然是有些高手护着的。

    李秉只说不用:“一路上有日麦,足矣。”

    彩姨拗不过他,还能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带上王府的印信,再多带些钱银。

    “这个两样东西,走到哪里都好使!”

    临出门时,蓷之逐匆匆忙忙也来送行。

    清秀的身段配一袭白衣,羸弱的步伐,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思。

    “世子出行,我原想自己是能帮上忙的,准备随殿下一起去,报答王府对我的救命之恩。只不过身子实在不好,世子又走的急,怕会拖累的行程。”

    李秉原本以为这是些场面话,刚要致谢,又听他说:“我这里有一物,或者可以帮上殿下。”

    蓷之逐从袖口里拿出一个樟木盒子,巴掌大小,朴实无华。

    他朝李秉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大一小两颗石头:

    大石形状并不规整,整体晶莹,不如水晶剔透,更像明矾一些。

    小石被打磨过,光滑圆润,只是石头里有不少蓝色瑕疵。

    这两块石头,都不怎么像珍贵的宝石。

    蓷之逐说道:“此物名叫‘皓月蓝星石’,大石为月,小石为星。”

    说话间,他将星石拿出,交在李秉手上,自己拿着盒子,后退一步。

    只见那些蓝色碎纹,居然在星头内部向着月石的方向缓缓移动。不一会,已经全部聚集在了朝着月石的一侧。

    “这个皓月蓝星石,是爷爷的师傅传下来的,是我们这一脉的至宝。”

    蓷之逐将盒子连同月石交给李秉,又压低声音:“世子既然要出海,这个东西可能用的上。”

    李秉心道:这真是神了!自己什么也没说,发生的事情,蓷之逐知道的一清二楚。难道司天台的人真的这么厉害?

    “如此我就不推辞了,这个的确很有用,我收下了。等我回来必当奉还。”原本有很多想问的事情,不过眼下时间仓促,自己也和蓷之逐不算熟识,李秉只能先收下东西,等回来再详谈。

    蓷之逐笑笑——自己还有三年光景可活,世上又没有别的亲人,这东西还不还,他也并不关心。

    李秉和家人一一辞别,选了府上最快的两匹千里良驹,带了“韬剑”“倦尘”,一长一短两把配剑,一人一个小包袱,轻装简行,离开了王府。

    彩姨娘遥遥目送,直到已经看不到人了,才带着一大家子人回府门。

    刚落了座,还没端上茶盏,管事就凑了上来:“夫人,刚才有人送来一封信。是给世子的。”

    他双手递上信封——信封极为普通,正面写着“李秉亲启”,字迹歪歪扭扭,很是稚嫩,只不过这信用火漆封了口,里面的内容难以窥见。

    管事又道:“我已经派人出去追了,可世子骑的是府里最好的两匹马,前前后后又耽搁了一些,怕是追不上了。”

    彩姨又问:“送信的人呢?”

    “事关世子,我不敢马虎,已经请那人进院子里喝茶了,有人看着。我大概问了他两句,他只是个小厮,有人给了他钱和信,让他送信。旁的什么也不知道。夫人可要见一见?”

    “罢了,既然小厮,想必也问不出什么。你去忙吧。”

    彩姨手里攥着信封,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李秉怕是等不回来了;可这信封里万一是重要的事情,别又给耽搁了。

    她拿过信封,出了院子,在日头下面照了照。

    这简单一照,这倒是把里面的字给瞧完了。彩姨瞬间松了一口气。

    且说前几日安庆方和卞长生月下交谈,卞长生答应帮安子带信给李秉。

    安子当夜洋洋洒洒写了二十多页,字迹歪歪扭扭,还有不少错字,每每遇到不会的字,只能找同音字代替。

    偶尔想到旧事,不禁潸然泪下,连信纸也打湿了。

    熬了一个通宵,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一一写尽,最后问了李秉近况,满是想念之情。

    看着潦草的字迹和皱皱巴巴的信纸,安子又用自己最公正的字迹,将整封信誊抄了一遍。

    第二天一早,就在他将信密封好,交给卞长生时,又犹豫了。

    万一李秉这个时候顺着他的信找来,彼时自己身份的秘密恐怕便藏不住了。

    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算自己毫不在意,但是李秉身边的人会不会在意,融教的人会不会在意,自己和李秉又该如何相处。

    万一融教知道李秉身上有“黑帛书”,是不是又将李秉带入险地。

    思来想去,还是将这二十多页藏了起来,

    只在重写到:

    “秉儿哥,我很好。等我学成就来找你!”

    这世界上,叫李秉为秉儿哥的,只有安子一人。彩姨既然知道了内容,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他将信收了起来,只等李秉回来。

    同一时间:姑苏·清溪浦

    今天的,安子心情大好,哼着吴越小调出了“浅荦庄”。

    往日里,他不常出府,一来是自己刚到异地,身份敏感,怕惹出事端。二来,在庄子里要学的东西太多,也抽不出身消遣。

    今日不同,恰逢谢昭仁、谢嘉和两位庄主出门办事,难得一天空闲;前日又送了信去长安,心情舒畅之极,正好出庄转转。

    清溪浦是个交易桑麻集镇,说不上大,但也不小。

    安子早就听说镇上有个清溪楼,做的一手好菜,尤其是一道蟹粉狮子头,堪称一绝。

    落了座,找小二要了两个小菜,一份蟹粉狮子头。他不喜欢饮酒,又点了一碗梅子汤,生津开胃。

    刚落座不久,一个绿林打扮的人走到楼里来

    ,拿着一副画像,到处打听是否有人见过画上人。

    安子原本也不想看,等那人问过来,随便扫了一眼,摆手让几人离开,应付道:“没见过。”

    忽然,脑海里一闪而过,样貌虽不太记得,但画上人的神情确实和某个人十分相似,只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他锤了锤头,搜肠刮肚,终于回忆起那日的经过。

    府上来了三个人拜访庄主,里面有个年轻公子。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也未曾交谈。只是当日觉得那年轻公子哥气度不凡,绝非等闲之辈,因此还有些印象。

    现在想来,的确和画上人的神韵有些相似。

    眼瞧着绿林人士要出酒楼,安子连忙叫住他,可有怕引祸上身,只得旁敲侧击的问道:“这画像上是谁啊?你家有人走失了吗?”

    绿林人士还以为有了线索,也调头回来:“怎么?小兄弟,你见过?”

    “你再让我瞧瞧?”安子再次端详了,确认了画上人就是那位公子无误。

    但却说道:“这人……没见过!我不过是见画上的人气度不凡,恐怕是哪家公子,不知道如果见过是不是有赏钱。”

    那人也不避讳,朗声朝着楼里的人,再次扬了扬手里的画像:“画上的人长安非派的少宗主,被仇家掳走了。非派发了英雄帖,凡是能提供线索消息的,赏钱肯定少不了。”

    安子心中一惊,非派少宗主?那不是李秉的拜把子兄弟?老二韩临渊?

    李秉和非派少宗主是拜把子兄弟,他自然是知道的。当日初到长安,李秉的兄弟来接风,老三马学文,老四魏泽都在,唯独老二韩临渊不在。

    难道就这么巧?那个年轻公子真的是“韩临渊”?似乎年岁的确对得上!

    安子心中瞬间思虑万千,不过面露微笑,跟那三个江湖侠士说道:“那真是太不巧了,白白错过一个发财的机会。”说完,再不理他们。

    那侠士不紧不慢,又拿出一张图,朝着众人抖开:这就是掳走非派少宗主的凶手之一。你若提供她的行踪,也有赏钱。

    安子定睛一看,这不是就当是跟韩临渊在一起的女子吗?果然是他们。

    又听旁边一桌人,怪笑着打趣道:“哟,怎么是个女娃。这非派少宗主,到底是被掳走的,还是跟这女娃私奔了啊,哈哈哈哈。”

    酒馆里的人一阵哄笑,侠士却一本正经:“你可别小看了这个女娃,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你们若遇到,可要小心些。“

    安子思绪万千,抿了一口梅子汤,仔细回想起当晚的事情了。

    谢家兄弟和韩临渊三人的谈话,他只听了不多几句,也记不清了,隐约和两位谢庄主的父母有关。

    一时间,实在是很难串联起来亲因后果。

    秉儿哥的结拜兄弟就是自己的兄弟,若是真的被掳走了,自己能帮一把一定得帮。

    但是就这么把三人出现在浅荦庄的事情透露出来,怕是要引火烧身。

    具体的经过,怕是要问问二位庄主了。

    思忖间,一份飘香四溢的蟹粉狮子头终于端上来了。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伏天氏赝太子牧龙师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偷爱剑来星门乐可(校对版+番外)西游之穿越诸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