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都市小说 > 稳住别浪 > 第五百零二章 【就该死么?】

第五百零二章 【就该死么?】

最新小说: 娱乐秦时穿越皇帝的我被砍头怎么办锦陌记重生84,从养鱼开始御兽:我能无限进化公主总是被迫黑化穿越后,我带丐帮富甲天下超品兵王在都市诸天:从赌圣开始忍界:我真的是辅助型忍者

    第五百零二章【就该死么?】

    “吃过饭,我可以出去走走么?”

    放下了碗筷的云音,用平静的眼神看着陈诺,又用很平静的语气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来。

    陈诺皱眉,没讲话。

    云音缓缓道:“我现在使用的这个肉身,是叫孙可可还是叫什么,或许是你的什么人——但这件事情,这個状况,我们谁都不知道要维持多久。

    也许几个小时后,我就会消失。

    也许……几天,几个月,几年。

    也许是以后就这样……”

    陈诺冷冷的插了一句:“我不会容忍的,我总要把可可找回来。”

    “那是你的事情。”云音语气很冷漠:“我的意思是,现在这个状况会维持多久,我们都不清楚——也许要很久很久。

    所以,你难道就打算把我一直这么关在这个房子里?

    每天在这里盯着我,给我送吃的喝的?

    你有事要离开的时候,就封住我的行动,把我往床上一扔?

    这样的状态要维持多久?

    你打算一直这么干么?”

    老实说,陈诺还真就这么想的。

    “你总有不能盯着我的时候吧。”云音冷笑:“我上厕所的时候,我洗澡的事情,难道你也要搬个凳子在旁边盯着?”

    倒也不是不行……

    陈诺赶紧摇头。

    算了,还真不行。

    自己要这么做的话,万一被鹿女皇知道,分分钟被打死!

    再说了……自己这么光明磊落的人,怎么能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

    盯着人家女孩子洗澡?

    太下作了!

    “所以,做个交易吧。”云音轻轻道:“你满足我一点小小的要求,我就乖乖跟你合作,不给你找麻烦。”

    “你能怎么合作?”陈诺看向云音。

    云音咧嘴一笑——这张属于孙可可的清纯无辜的脸庞上,却挂着这么一丝带着残忍味道的笑容,看起来实在有点违和感。

    “我合作的内容就是……我可以保证不伤害这具身体。比如……不自残,或者,不自杀。”

    陈诺脸色冷了下来:“你……会自杀?我可不信你愿意死。”

    “如果你活了三百年的话,你对生命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留恋了。”云音语气很平淡。

    陈诺其实是不信的。

    他认为,人都是会留恋生命的。

    但是……

    他不敢赌!

    不论是自残或者自杀——她使用的可是孙可可的肉身!

    “你无法时时刻刻盯着我的,我洗澡或者上厕所的时候,弄下一片玻璃来,划花这张脸,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

    你当然可以救莪。但是……总归会很麻烦,对不对?”

    陈诺叹了口气:“你想要什么?”

    “我说了,我只是想出去走走。”云音扭过头,看着窗外:“我毕竟是第一次来到2002年的华夏啊。”

    ·

    说“走走”,还真的就是“走走”。

    字面意思。

    用双腿走路。

    两人饭后从房子里出来,下楼,就沿着街道边信步而行。

    “其实金陵城也没什么特别好看的,不过就是一座城市——现代社会,每个城市都差不多。”

    “有什么好吃的么?”

    “你刚才吃饭的时候已经吃过盐水鸭了,那就是本地的特色食物。”

    “那……有什么值得去看看的地方么?”

    “夫子庙,中山陵?”陈诺想了想回答:“夫子庙是古代科举考试的地方,现在弄成了景区。”

    “算了,我对考试这种事情很不喜欢,去看一个古人的考场有什么意思。”云音摇头。

    “那,中山陵?中山先生你总知道吧,那里就是他的陵墓,是……”

    “……我对给人上坟也没什么兴趣。”云音再次摇头。

    陈诺双手一摊:“那就没什么地方可以选择了。”

    云音忽然看了陈诺一眼:“不如去你家看看?”

    陈诺翻了个白眼。

    你特么是想让我死对吧?

    云音盯着陈诺看两眼后,点了点头,嘴角的笑容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味道:“明白了啊……你家里不方便去对吧?是那个叫鹿细细的女人,你的妻子在,对么?

    我好像大概弄明白了。

    那个叫鹿细细的女人是你的妻子。

    而我现在的这个肉身的主人,孙可可,也和你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所以……王不见王,对吧?”

    陈诺:“…………”

    云音点点头:“我算是找到了你的第一个弱点了。”

    陈诺板着脸:“你如果继续这么样的话,我只能把你带回去关起来了。”

    云音摆摆手:“只是开个玩笑罢了,我们再……逛一个小时。”

    ·

    一个小时后,站在一条河边,云音手里拿着一张刚才从路边书报亭买来的金陵城的地图,看完后扔进了垃圾桶里。

    陈诺明白,她应该是已经完全背下来记住了。

    “这应该是内秦淮河吧?”云音皱眉:“治理的不太好,河水明显有污染。”

    陈诺耸耸肩膀。

    可不是么,2002年的时候,对内秦淮的治理还没有做的很好,河水都有一股子难闻的气味。

    要过些年后,城市管理跟上了,开始营造风光带的时候,才会把这条河的治理摆上日程。

    “你还有八分钟。”陈诺板着脸:“八分钟后,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云音神色很轻松:“不错啊……还有八分钟那么长呢。反正我们回去的话,只用一秒钟就好了吧。你不是可以空间移动么。”

    说着,云音居然就在河边坐了下来。

    就这么抱着膝盖,坐在了河边的草地上,抬头看着河岸两旁的建筑,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天空。

    陈诺站在几步之外的距离,没有上前,而是面色平静的盯着她。

    云音的神色渐渐的也变得缓合了许多,然后,她忽然扭过头去,轻轻的擦了擦眼睛。

    陈诺很确定,这个女人流眼泪了,但是他却咬牙假装没看见。

    几分钟后,云音起身走了过来。

    “到点了么?”

    “其实……”陈诺本来想说,其实还有两分钟的。

    不过云音却点了点头,语气变得十足冷漠:“好,放风时间到,我们回去吧。”

    ·

    当天晚上,陈诺没有回去,而是就住在了这里。

    他打了个电话回家告诉鹿细细,自己在磊哥这里处理一点车行的事情。

    鹿细细听起来没有多想什么。

    夜晚的时候,云音睡在床上,她仿佛很容易就入睡了,睡的很香甜。

    而陈诺把客厅的单人沙发搬到了卧室内,就在沙发上坐了一夜。

    脑子里思索了各种可能性,各种解决目前这个困境的方案——但是没一个可行的。

    他想起了白天灰猫临走之前说的一番话。

    “这个事情我没办法解决,或许唯一能解决的只有零那个家伙……而你如果想找到他,除非你……”

    说到这里,灰猫就离开了。

    陈诺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灰猫确实没有办法。

    它临走之前的那句“除非你”,潜台词陈诺也能读懂。

    除非自己能回到过去找到零!

    可是自己的时空逆转的能力是零给与的,而且是“临时技能”,自己回到2002年之后,这个能力就消失了。

    (所以,2002年,零真的死掉了?)

    ·

    天刚亮的时候,云音醒来了。

    她刚刚有所动静,陈诺立刻察觉到了。

    云音的眼皮先颤动了几下,然后呼吸停顿了一秒钟后,再深呼吸,身子缓缓扭动了一下后,睁开了眼皮。

    她轻轻伸了个懒腰,然后,就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陈诺。

    “谢谢你,我很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过觉了。”

    陈诺:“……”

    “你明白的,能力到达一定境界后,就不需要用睡觉这种性价比很低的方式来恢复精神力。

    而且,我之前都是一个人生活,还招惹过一些麻烦,也有一些对手和敌人。

    我一个人的时候,是很少睡觉的。

    而现在……我的实力退步了这么多,又有你这么一个顶级强者在身边当守卫。

    所以这一觉,是我二十多年来睡得最好的一次。”

    说着,云音从床上坐了起来,踩着拖鞋走向了洗手间。

    她没关门,就在里面水池旁刷起了牙。

    片刻后,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

    “早饭我们吃油条吧,昨天逛街的时候我看见楼下有一家早餐店。”

    “行。”

    “还有,白天的时候我要买几件换洗衣服。”云音擦着脸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就站在门口看着陈诺:“我昨晚没洗澡,因为这里没有我可以用的换洗衣服。”

    “……行。”陈诺叹了口气。

    “我昨天没有给你找任何麻烦,对吧?所以作为交换,今天我继续享有放风时间,可以么?”

    “可以。”

    陈诺点了点头。

    就在云音扭头重新走进洗手间的时候,关门的瞬间,陈诺捕捉到,云音的眼神里流露过一丝戚色。

    不过不等他看清,洗手间的门就关上了。

    ·

    接下来的一连两天时间,云音都很合作,没有找一点麻烦。

    除了吃饭睡觉和每天的一个小时“放风”时间外,云音都会坐在床上。

    盘腿而坐,闭目修炼。

    她这种试图恢复能力的做法,压根没有隐瞒陈诺的意思。

    陈诺一开始还有一点点的担心——恢复了实力的云音,可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收拾得下的。

    不过云音的实力显然不是这么容易恢复的。

    准确的来说……不是“恢复”。

    云音的状态就好像是已经重新做人了,上辈子所有的实力已经烟消云散,如今的她,使用的是孙可可的身体,能力也只是孙可可的能力程度。

    以孙可可的实力,想修炼到能抗衡陈诺这种顶级掌控者……保守估计,没个二三十年是做不到的。

    而陈诺心中的幻想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他原本还有一个指望:云音的灵魂觉醒,也许,可能,是有时间限制的,没准过一些时间,就会自己消散掉……然后就换回孙可可?

    这个幻想很天真,但现在除了这个幻想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他甚至也盘算过,要不要再找青云门来帮忙。

    比如,上次自己被原主陈诺重新回归占据身体后,吴叨叨和司徒二丫使用的那个所谓的“招魂术”?

    哦,招魂术好像只有司徒二丫会用。

    但是……这个办法陈诺不是没试过。

    在离开青云门之前,已经尝试过了。

    得到的结果是,司徒二丫检查完了一遍云音后,明明白白的告诉了陈诺。

    “我感知不到这个身体里,还有孙可可的意念。”

    司徒二丫还解释了一番:“当初你的那个情况不同,我当时还可以感知到你的身体里,有你发出的意念波动。

    但是现在,我完全感知不到第二种波动。”

    但不管如何,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是……

    陈诺得回家了。

    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总不能一直在外面野着不回去啊。

    虽然场面会有点尴尬……但,陈诺决定,还是要和鹿细细说明这件事情了。

    鹿女皇虽然暴力了一点,但……她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嘛。

    ·

    用钥匙打开房门,陈诺先一步进门后,就看见客厅里抱着孩子正在哼着歌曲的鹿细细。

    鹿细细抬起头来微笑看向陈小狗。

    “我还以为你在外面没野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三分抱怨三分撒娇的语气。

    陈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让开半个身子。

    鹿细细的目光越过陈诺,看到了站在陈诺身后的云音……

    瞬间,鹿细细的脸色一僵,然后,她仿佛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重新回到了陈诺的身上。

    陈诺硬着头皮:“先……进来再说吧。”

    鹿细细的脸色平静,一个字都没说。

    云音看着鹿细细的眼神也很奇怪,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鹿细细,就这么一直盯着!

    她缓缓进门,缓缓的走到了鹿细细的身前。

    就连鹿细细都被这种古怪的眼神盯的有点发毛了。

    这眼神……

    好像也不是那种“情敌的凝视”啊!!

    不过陈诺却是明白云音的眼神的。

    这种眼神的意思就是:

    这特么是老娘的肉身啊!!!

    看着别人顶着自己的肉身在生活……这种滋味……

    好吧,陈诺也确实没办法真的感受。

    “可可,好久不……”鹿细细深吸了口气正说着,可那个“见”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云音打断了。

    云音面色非常复杂,看着鹿细细怀里抱着的孩子。

    “这孩子……是你生的?”

    嗯?

    鹿细细愣了一下。

    这……不是废话么?

    怎么这个表情,好像是第一次知道?你不是早就知道的么?

    云音身子晃了一下。

    她艰难的扭过头去,看向陈诺。

    “她生的?和你?”

    “嗯。”

    “用……我的身体!和你?!生了孩子?!”

    云音的眼神里冒出了火星,显然正在竭力的压制着怒火。

    鹿细细的眼睛也眯了起来,看向自己的男人:“陈诺?”

    陈诺叹了口气,赶紧走过去分开了两个女人,站在了两人中间。

    他拉着鹿细细,让她先坐了下来。

    “首先我要说的是……”,陈诺指着云音,对鹿细细苦笑道:“如果我说,这个女人并不是孙可可,你信不信?”

    “……”,鹿细细吸了口气,眯着眼睛:“孙可可的左侧耳垂下有一点红痣,我记得很清楚。我现在也看到了,没错!

    所以你要对我说,她不是孙可可?”

    陈诺郑重的摇头:“她不是。”

    “你的男人没撒谎。”云音冷冷道:“我确实不是那个什么孙可可。”

    鹿细细表情迅速冷静了下来,她盯着云音。

    “你好像……真的不是孙可可。”鹿细细皱眉:“孙可可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更不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你……是谁?”

    云音笑了。

    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丝荒诞,一丝疯癫,一丝愤怒,还有一丝绝望。

    “我是你。”

    ·

    鹿细细眉毛一挑!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回答?

    云音缓缓道:“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最早的记忆是从1982年开始的,我没说错吧?

    1982年,你的外貌,体态,身体的状况,就和现在完全一样!

    而1982年之前的事情,你有记忆么?”

    鹿细细脸色彻底变了。

    陈诺叹了口气,他用力搓了搓脸。

    走上前,轻轻道:“……这个事情说起来,可能有点长,也有点复杂。”

    顿了顿,陈诺声音有点苦涩:“如果可以的话,我原本打算一辈子不告诉你这件事情的。

    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意外的情况,不说不行了。”

    鹿细细雯雯的看着陈诺,显然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不是孙可可,她的名字叫云音……她是青云门的传人。

    几百年前的一位曾经是‘诺亚方舟’成员的掌控者高手,当时的青云门的掌门人云河,是她的亲生父亲。

    而她刚才也确实不算说假话,只是说的不是很准确。

    在1982年之前,她确实是你——只不过,那个时候,她是你现在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

    鹿细细眼神里露出了荒唐而挣扎,更迷茫和难受的目光:“我……身体的主人?

    那么,我又是谁?”

    ·

    陈诺睁开眼睛,把脑子里一路上幻想出来的那个画面,统统驱散!

    然后,他把迈上台阶的脚收了回来。

    扭过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云音。

    这里是陈诺的家的楼下。

    单元楼洞内。

    “我想好了,还是别带你回去了。”陈诺忽然转过身来盯着云音。

    云音面色冷漠:“哦?”

    “走吧。”

    陈诺上前扶住了云音的肩膀,看了看左右无人,两人瞬间从原地消失。

    下一秒钟后,两人已经回到了磊哥的那个老房子里。

    “怎么反悔了?”云音冷笑看向陈诺。

    陈诺不说话。

    反悔?

    他确实反悔了!

    难道告诉鹿细细……你的身体其实是属于别人的?

    你应该在1982年就死掉了?

    那是自己的女人,更是自己孩子的妈!

    自己能对她做这么残忍的事情么?

    云音盯着陈诺,脸上的冷漠一点点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容。

    充满了嘲弄和愤怒的笑容!

    “我明白你的想法了。”云音笑的惨然。

    “你,明白了什么。”陈诺低头含糊说着,似乎不敢直视云音的眼睛。

    “你怕你家里的那个鹿细细知道真相会心态崩掉。

    嗯,知道了又如何?自己抢了别人的身体活到今天?自己早就死掉了?

    还有……你每时每刻都想着如何让孙可可的意识回归……”

    云音的声音冷漠而咄咄逼人!

    她狠狠的盯着陈诺:“陈诺先生,你还真是一个对身边人很好的男人啊!

    你担心鹿细细受到这个事情真相的冲击。

    你心心念念的想‘复活’那个叫孙可可的女孩。

    那么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么?”

    陈诺深吸了口气,却挪开眼神:“你……想问什么?”

    “我呢!”

    云音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讲道:“我呢?

    你们霸占了我的身体!

    然后,你还想复活孙可可。

    那么复活之后呢?

    我就该死么?

    我云音是对你做了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么?

    你们霸占了我的身体!还要消灭我的灵魂?

    彻彻底底的灭掉我,把我抹去!

    请问你,陈诺先生,我们有什么仇恨?

    我云音,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情么?

    为了你,为了你的女人,所以我云音,一个无辜的人……

    就!该!死!嘛?”

热门小说: 乐可(校对版+番外)偏偏宠爱败给月亮诡秘之主两A相逢必有一O敬山水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见春天蝴蝶与鲸鱼校园文女配的自我修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