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历史小说 > 搅和大宋朝 > 第五章 官兵上岛

第五章 官兵上岛

最新小说: 我在乱世斩鬼神入赘首富从学徒开始带娃追妻妈咪求抱抱明末:我行我上了啊!让你代管特长班,怎么全成学霸了?温柔的背叛团宠小祖宗惊艳全球了重返逆流年代替嫁医妃要休夫

本站被攻击,老网址经常会打不开,大家记得重新在浏览器收藏新网址:www.huanyue1234.com
    还好,马良的良心还没被够吃光,考虑到自己的新身体就是被几个同伴所救,如果不是这几个患难与共的战友,只怕自己刚穿越过来就得惨死在官兵的屠刀下,或者是淹死在梁山泊中,略微迟疑了一下后,马良还是想向王二八和何二郎吩咐道:“先给骡子兄弟喂点水,我去找药。”

    言罢,马良盘算着走回自己之前网购馒头的无人角落,然后打开跟随自己穿越而来的淘宝系统,先是在搜索框里输入了纱布绷带这个关键词,然后很多不同厂家的纱布绷带商品就马上出现了悬浮的屏幕上,勉强有一些医学常识的马良先是网购了几卷附送胶布和棉签的绷带,然后又网购了一包纱布敷料,然后才开始研究给许骡子买什么伤药。

    与在二十一世纪的搜索显示一样,才刚开始搜索‘外伤止血药’这个关键词,首先出现在马良面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云南白药,知道这是一款经过历史考验的外伤药,还知道云南白药里附带的保险子是疗伤上品,马良便毫不犹豫的网购了两瓶云南白药,又顺手买了一瓶消毒用的双氧水,这才带着这些东西回到许骡子的面前。

    这时,康小三已经带着一些水回到了现场,看到马良又抱来几个古怪的纸盒,王二八和康小三等人当然是无不好奇,七嘴八舌的问这问那,尤其是好奇这些东西是从何而来,马良则直接回答道:“是兄弟就别问,总之这是秘密,你们只要帮我守住秘密,我以后亏待不了你们。帮忙,帮我把骡子的伤腿抬起来。”

    按照马良的要求,王二八等人先是将许骡子的伤腿抬起离地,马良这才打开双氧水倒了一些只已经有些红肿的伤口上,用一块纱布敷料仔细擦洗一番,再用双氧水彻底冲净,然后才用两块干净消毒的敷料覆盖到伤口上止血,裹上纱布缠好以胶布固定。

    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活,又怕碰到伤口,好不容易把伤口包扎好时,马良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抹了一把汗水,马良这才把云南白药的保险子拿出来递给王二八,吩咐道:“先把这颗药给骡子兄弟喂了吃下去,然后药粉尽量给他多喂一些,喂完了药让他好生睡一觉。”

    王二八答应,赶紧接过保险子给许骡子喂药,马良则继续擦着汗水在心里嘀咕,暗道:“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网上买不到血,我也不会输血,接下来能不能报住命,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给许骡子喂了药后天色已然微黑,抓紧时间收集了一些柴草准备过夜后,马良等几个糙老爷们便围坐在了篝火旁边打盹休息,还全都因为累得够呛的缘故,很快就鼾声大作的先后睡去,没有谁再去理会受伤发热的许骡子,好在许骡子吃了药后也睡得十分香甜,没有再发生什么变故。

    最后,还是到了第二天的天色全明时,王二八才第一个被尿憋醒,带动着马良和何二郎等人先后醒来,然而十分悲哀的是,还是在都把存货放完了之后,康小三才猛的想起许骡子的情况,惊叫道:“骡子怎么还没动?难道出事了?”

    得康小三提醒,马良、王二八和何二郎三人也这才想起这个重要情况,忙一起冲到许骡子的旁边查看情况,然后康小三还把刚摸过活儿的手指头紧张的摸向了许骡子的鼻孔,结果可能是因为气味的缘故吧,许骡子居然突然把双眼睁开,疑惑问道:“三哥,什么事?”

    众人心头的大石落地,康小三也长长松了口气,说道:“骡子,你差点没吓死我?”

    “出什么事了?”

    许骡子奇怪的追问,明显不记得他发烧昏迷后发生的情况,好在脸色已经红润了许多,声音也不算微弱,接着还是在之前的同队战友康小三的介绍下,许骡子才知道自己一度伤得很重,全靠马良的救治才拣回自己的一条小命,也赶紧着坐起身来向马良拱手道谢,诚恳说道:“马大哥,谢了,小弟我欠你一条命。”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马良故做洒脱的挥手,又假惺惺的问道:“还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伤口还有点疼,肚子也有一点饿。”

    许骡子毫不客气的坦率回答,王二八和何二郎等人也立即附和,说道:“马大哥,我也饿了,昨天那种炊饼,你能不能再拿一些出来?”

    “一帮饭桶!”

    马良在肚子里腹诽,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等一等,我这就去弄。”

    不一刻,依然还是从那个偏僻的角落里,马良又搬回了满满一大箱白面馒头,王二八等人见了个个喜笑颜开,赶紧上来帮着拆除包装,马良则把余下的木柴放进了火堆中加火,说道:“用棍子叉了烤着吃,别象饿鬼投胎一样的直接干啃,对胃不好。”

    还别说,王二八等人还真听招呼,各自往嘴里塞了一个冷馒头充饥后,王二八等人便象马良一样的用木棍叉了馒头放到篝火上烧烤,先将冰冷的热馒头烤得香味四溢,又把商家附送的辣椒涂在了馒头上调味,结果烤好的馒头涂着辣酱塞进嘴里后,王二八等人宋代土著自然是又一次吃得赞不绝口,马良也是胃口大开,吃得又香又甜。

    依然不过是片刻时间,三十二个比拳头还大的白面馒头就被席卷一空,往嘴里灌了一通水解渴,斜躺在篝火旁边休息时,马良先是一脚把余下的一些柴草踹进篝火里,然后打着嗝在心里自言自语道:“有点象野炊的感觉,要不中午弄点烤肠改善一下伙食?”

    “船!有船!象是官兵的船!”

    何二郎声嘶力竭的吼叫打断了马良的盘算,赶紧随着王二八等人跳起来查看情况时,马良也一眼就看到,一条体积相当不小的乌蓬船果然出现在了梁山泊的辽阔水面上,还张满了帆,正全速向着梁山驶来,船上还明显插着旗帜。

    梁山泊周边的民船全都是渔船或者采藕船,偶有几条货船或者客船也体积很小,连同客人水手最多能运载十几人,而这条乌蓬船远远看去少说也能运载四五十人,同时还插有旗帜,那他的身份就极有可能只有一个答案——官兵的战船!

    一切都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距离迅速的继续拉近后,马良和王二八等人也清楚的看到,突然到来的这条乌蓬船上,确实插着宋军的军旗,何二郎还直接惨叫出了声音,“真是官兵的船!他们来梁山做什么?难道发现我们了?”

    何二郎的惨叫提醒了马良,瞟了一眼身旁还在冒烟的篝火,马良立即懊悔得给了自己一巴掌,呻吟道:“大意了!太没经验了!我们前天甩脱了官兵以后,怎么能直接逃回我们以前的山寨梁山?官兵怎么可能会不派人来梁山搜查?还有,我们生了火放出了烟,这不是等于告诉官兵说梁山上还有人?”

    得马良提醒,王二八等人也这才发现自己们连犯低级错误,也赶紧泼水灭火,然而这么做已经晚了,稍微耽搁间,那条官兵的乌蓬船已经冲到了山下的简陋码头旁放跳板,然后船上的官兵二话不说拿着武器就往岸上冲,明显已经是确认了山上有人。

    见此情景,全部都是起义军最基层士卒的王二八和何二郎等人当然慌了手脚,全都向着马良这个小队长问道:“马大哥,怎么办?官兵上岛了!我们怎么办?打还是跑?”

    马良不吭声,只是强迫自己冷静的观察形势,也一度打算赶紧下山去找藏在芦苇荡里的小船逃命,然而考虑到官兵已经开始登岛,随时可能发现自己们的行踪,马良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太危险,随时可能送命。

    “能不能找个地方藏起来?官兵找不到说不定就自己走了。”

    这是马良的第二打算,可是迅速观察了一番梁山情况后,马良又发现这个可能微乎其微,因为这些年来已经有好几批农民起义军先后来到梁山盘踞,梁山这座湖心岛上的树林早已经被砍伐殆尽,只有山顶上还有一些树木和灌木可以藏身,根本不可能长期躲藏,同时岛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藏得下五个人的隐秘山洞。

    “赶紧网购一些现代物品换命?”

    马良甚至还生出过这样的念头,可是新身体带来的原主记忆却又让马良打消了这个念头,北宋末年的官风吏治可不止是一般的败坏,军队风气也早就腐朽黑暗到了极点,自己不管拿出在这个时代多宝贵的现代物资收买这些官兵,都有可能被他们背信弃义直接做掉杀人取财。

    稍一迟疑间,三十多个拿着各种武器的官兵,已经在一名身穿扎甲的将领下登上了梁山岛,散开了警惕着往梁山起义军的旧营地走来,马良见了无奈,只能是赶紧一指山上仅剩的那片稀疏树林,说道:“兄弟们,快走,先藏进树林里去争取时间。”

    王二八等人答应,赶紧搀起许骡子跌跌撞撞的逃向树林,康小三则将一把带柄的熟铁朴刀递到马良面前,说道:“马大哥,给你这把。”

    看了一眼康小三手里的无柄短朴刀,又看了看全部都是赤手空拳的王二八、何二郎和许骡子,马良的心中顿时叫苦,暗道:“糟了,连刀都只有两把,一把还是短刀,被发现了的话,想拼命都没有机会啊。”

    心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康小三则又补充了一句,说道:“马大哥,尽量往脖子上砍,官兵头上戴着头盔,身上穿着皮甲,我们的朴刀砍不开,只有往脖子上砍才有把握。”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这话,正在紧张盘算对策的马良难免心中一动,暗道:“官兵的武器装备比我们好,那我如果紧急从二十一世纪买来一些未来的武器装备,能不能用五个人拼过这三十几个官兵?”

    心中盘算着念头,马良一声不吭的接过康小三递来的熟铁朴刀往山上逃,然后还是在藏进山顶那片稀疏树林后,马良才稍稍放下心来,赶紧回头去看下官兵的情况,见三十几个官兵已经摸到了梁山起义军的旧营地门前,肯定很快就能发现自己一行五人留下的宿营痕迹,马良的心里也顿时明白,自己藏身在山上的情况绝对不可能瞒过官兵,官兵也极有可能会严密搜查,把自己从这片小树林里揪出来。

    这时,身体前任主人留下的记忆,也再一次出现在了马良的脑海里——鲜血横飞间,全副武装的官兵象狼群一样冲进梁山农民起义军的人群,挥舞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肆意屠杀已经放下了武器的起义军将士,无数的起义军士卒选择了跪地求饶,可是官兵的刀子斧头却依然还是毫不留情的往这些起义军士卒的身上挥舞,让一名接着一名衣衫褴褛的起义军士卒摔倒在血泊中……

    “官兵不要俘虏,我们如果被发现,肯定是死路一条,想活命,就只能是做好拼命的打算!”

    在心里拿定了这个主意,马良立即转向王二八等人吩咐道:“二八,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我想办法去弄一些盔甲武器,然后我们能在这里藏就藏,如果实在藏不了被发现,就和官兵拼了!总之不能当俘虏,那只会死得更惨!”

    王二八等人赶紧答应,许骡子也哀求道:“马大哥,如果弄得到,帮我也弄一些,我走不快,但是站着官兵拼命肯定没问题。”

    马良点头答应,然后赶紧回头钻进小树林深处的无人处,心中则飞快盘算,“弄什么武器呢?二十一世纪对武器的管制无比严格,买什么手枪火枪那是肯定想都别想了,该弄什么武器呢?还有,淘宝网上,能够买到什么样的盔甲防具?”

    与此同时,在那名身穿铁制扎甲的宋军军官率领下,三十几个宋军士兵也已经进到了营地,找到了马良等人用水泼灭的火堆,看看篝火的新鲜痕迹,又抬头看看周边已经寥寥无几的树林和草木,宋军带队的军官脸上不由露出狞笑,吩咐道:“仔细的搜,府尊有令,砍下一个逃走乱匪的脑袋,赏钱一贯。”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从红月开始赝太子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深空彼岸大梦主剑来长夜余火不科学御兽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